昨日,劉安良拿著村委會開的證明,稱母親的戶口還是沒有著落 華商報記者 陳永輝 攝華商報商洛訊(記者 田德政 陳永輝)25年前,37歲的母親走失,3年後父親以同樣的方式離家出走,沒有留下任何線索。為了尋找父母,丹鳳縣土門鎮土門村村民劉安良,一邊打工一邊尋找母親,足跡遍佈河南、四川、天津等省市。今年4月,他意外從工友處得知信息,終於在河南省新鄭市找回了母親,高興之餘,卻又為母親的戶口難以落戶而發愁。
  母親走失後父親又出走
   昨日上午,在土門村,劉安良一家人圍在桌子旁有說有笑,63歲的李桂英看上去精神很好,40歲的兒子劉安良看上去像個孩子,圍在母親身旁拉家常,像這樣溫馨的場景對劉安良說,是他多年來的夢想。
   1989年10月的一天,15歲的劉安良放學回家後,發現母親不見了,一家人四處尋找卻沒有任何音訊。3年後,父親以同樣的方式選擇不辭而別,沒有留下隻言片語。初中畢業後,劉安良就踏上了尋找父母的路。
   劉安良說,這麼多年來,他近的地方去過西安、渭南、寶雞等周邊城市,遠的去過北京、天津、山西、四川、河南等地,每次停留時間不是很長,都是邊打工,邊尋找母親的下落。每到一處,他都會向工友描述父母的樣貌,托人幫忙打聽,只要有一點線索,他都會去尋找。他說,2001年,他在山西打工,無意間聽到工友說,河南洛陽市有一個女的是陝西的,神貌特征也相符,他就趕緊去洛陽尋找,結果發現不是母親。
   前幾年,從熟人處瞭解到母親的信息後,他就趕到河南,連著找了幾個月也沒有半點消息。儘管每次都是無功而返,但劉安良並沒有放棄。
  終於在河南新鄭找到母親
   今年4月,劉安良在山西打工時,一位河南籍工友提供線索說,他們那裡有個人和他母親的情況很相似。劉安良趕緊趕到河南省新鄭市孟莊鎮四處打聽,結果在一條街道上終於找到了母親。
   劉安良說,那天他正在街上向人打聽母親的下落,不遠處走過來一個婦女,叫了他一聲名字,他趕緊回頭,雙方互相問了一下相關情況確認無誤後,頓時母子二人當街抱頭痛哭。
   從母親口中得知,當年由於家境貧困,父親又經常不在家,生活壓力大,精神恍惚的母親就選擇了離家出走,幸好被孟莊鎮碾盧村一好心人收留,一直在河南生活了25年。63歲的李桂英頭髮已經花白,說起話來已有些河南口音。她說,當年離家時不到40歲,這麼多年,一直很想念兒子和家裡,想尋找,但出門就找不到東西南北,自己又不識字。現在終於回家了,非常高興。鄰居劉慧玲說,劉安良家也不是很富裕,三個孩子平時由劉安良的妻子照看。25年來,劉安良一直在尋找母親,只要村上年輕人外出打工,他都會托付幫忙打聽母親消息。
   昨日,記者聯繫上了劉安良在韓城一煤礦打工時的工友徐某,他說當時得知劉安良尋母的事情,被他的執著所感動,平時與河南老家聯繫時,也托熟人幫忙打聽劉安良母親的下落。
  李桂英河南陝西都無戶口
   劉安良說,母親儘管回家了,卻無法在當地落戶,而她在河南那邊也沒有戶口。最近一段時間,他先後到當地派出所跑了多趟,由於年代久遠,母親的一些戶口信息無法提供,而沒有戶口,母親的新農合、養老保險等都無法辦理。
   昨日,丹鳳縣公安局土門派出所所長鞏曄說,他們在查詢了戶籍檔案後,沒有找到劉安良母親李桂英的任何信息,歷年人口普查底冊也沒有記錄,儘管土門村出具了證明材料,但按照戶籍管理相關辦法,他們沒法給李桂英上戶口。除非能夠提供戶籍檔案資料、結婚證明及第一代身份證等。“之所以沒有戶口底檔,是由於過去戶口沒有專門的登記管理,都是手工整理,戶籍管理移交到公安上後,沒有登記上或者是本來就沒有在村上登記戶口。”
   丹鳳縣公安局戶政中隊一陳姓負責人稱,按照程序,李桂英的戶口確實無法落戶,儘管村上能夠證明李桂英是本村人,但從戶籍管理這塊來說,沒有檔案是不能辦理的。
   他說,隨後,他們會進一步地核查李桂英的個人情況,調查李桂英的戶口為何沒有底檔,儘快為李桂英辦理戶口問題。  (原標題:找到走失25年的母親 當街抱頭痛哭)
創作者介紹

BAPE

iu37iuqtz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